扶贫故事 关闭
大家都想出去闯荡,他们却留了下来,把青春献给了大山 凉山亮堂了
发布时间: 2020-11-01

  凉山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经济社会发展滞后,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是四川脱贫攻坚的主战场。

  由于历史和地理环境等原因,彝族百姓长期与世隔绝,在高山深谷迁徙繁衍。摆脱贫困,是彝族同胞心中的梦想。他们年轻的一代,拼了命地离开寒冷的大山,定居干净明亮的大都市。

  而另一群人,为了守护城市的繁华,常年穿行在荒无人烟的深山,在铁塔的此起彼伏之间,开辟了一条条坚韧的脱贫道路。

 大家都想出去闯荡,他们却留了下来,把青春献给了大山 凉山亮堂了

 

无人区,有人护

 

  11月1日早上6点,晨曦中的大凉山,雾霭将绵延不尽的山体覆盖,鲜有翠色的叠峰上,几只神色惊慌的野物,一闪而过,倏然消失在夹道的尽头。

  寂静无声的山坳间,一栋帐篷里走出几个着蓝色工装的人。他们身着蓝色工装、头戴安全帽、背着鼓囊囊的作业包,他们是国网四川电力检修公司西昌运维分部输电运检六班的巡线员姜杰、姜森、倪志雄和邓迎飞。

  这几天,他们的任务是赶在冬季用电高峰之前,完成东锦一二线线路巡视工作,保障西电东送输电线路安全稳定运行。

  四川水能资源丰富,是全国最大的水电基地。锦苏直流、复奉直流、宾金直流“西电东送”三大特高压大动脉,将四川清洁能源外送至东部地区。

  每年春秋两季,姜杰和他的同事们会巡视凉山州无人区线路。10月26日,他们就骑着骡子踏入了这片无人区,在这里一待就是七八天。与时代变迁的步伐相反,大凉山彝区百姓渐渐下了山,生活逐渐富裕,而姜杰这群巡线人却没有停下涉入深山的脚步。

 大家都想出去闯荡,他们却留了下来,把青春献给了大山 凉山亮堂了

  由于人迹罕至,建设时留下的便道早已难寻踪迹。好的“路段”由两山相夹而成,准确说是这路由碎石和岩块交错铺成的沟,沟的两旁不乏高耸的悬崖陡壁,有随时轰然倒塌的架势。

  到达巡检营地前,需要用骡子驮上七天的物资和帐篷,走上整整4个小时。进入无人区后,骡子已经派不上用场。

  无人区海拔在2000至3400米,这里险峰耸立、深沟纵横、荆棘遍布,是少有的原始森林区域。输电线路就穿梭在这片森林的脊背上,铁塔就直挺挺地立在这片险峰的陡壁上。

  500千伏东锦二线沿线山体主要由白垩系坚硬砾岩构成,经侵蚀风化,山峰突兀而起,峰峰如箭,有睥睨群山,直入苍穹之势。

  苍穹之上,刀尖上行走。姜杰一行四人双手紧握着顺着巨石边沿,借助悬崖上牢固的野藤和树枝,先用右脚探好位置,再把左脚缓缓挪上去,在陡峭的山壁间不断搜寻能站得住脚的地方,一步一步向上移。

  “一定要把手抓牢、脚踩实了再往前走!”

  姜杰一边艰难前进,一边向队友嘱咐。巡视完500千伏东锦二线30号至35号区段,他们就可以下山回家洗一个热水澡,吃一顿热乎饭,睡一个安稳觉了。

 

大山里的引路灯

 

  姜杰是这群巡线兄弟的老大哥。

大家都想出去闯荡,他们却留了下来,把青春献给了大山 凉山亮堂了 

  1978年,姜杰出生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联合乡的一个偏远村寨,治安靠狗、出门靠走、通信靠吼、照明靠油,是当时村子的真实写照。

  1984年,姜杰6岁时,一场高烧让他第一次离开了村子,来到了冕宁县泸沽镇的姑妈家。在姑妈家,姜杰第一次见到了电灯。

  姜杰的父亲是川藏公路运输兵,母亲是民办小学老师。吃苦耐劳的父母尽最大努力为姜杰提供好的教育条件,时常教导他做一个对家乡有贡献的人。

  1996年,18岁的姜杰走出了大山,成了一名输电工人。

  “我是彝族人,懂彝语和当地风俗习惯,巡视无人区要方便得多。”2013年,500千伏东锦一二线、西锦一二三线、东天一二线7条线路的相继投运,姜杰主动请缨,和28名兄弟一起背着帐篷,行走险山峡谷,守护着锦屏水电站外送通道的安全。

  “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是凉山天气的写照。这个山头也许是烈日灼烧,另一个山头,又有可能是大雪纷飞。

  有7年巡线经验的邓迎飞人如其名,几个猛子就蹿上了陡峭岩崖。就是这样的汉子,也对这“魔鬼”区段心生敬畏。

  在一次无人区巡视中,大伙宿营山中。前半夜还是晴空万里、繁星闪烁,不想,后半夜却突降大雪,温度骤降,狂风无情地席卷着他们的帐篷。

  第二天天亮准备出发工作时,大伙才发现冷汗淋漓的邓迎飞已无力动弹。

  团队决定立刻下山。大伙儿轮流把虚弱的邓迎飞背出了无人区,整整7个小时脚程硬是被压缩到了4小时。

 大家都想出去闯荡,他们却留了下来,把青春献给了大山 凉山亮堂了

  这次经历只是姜杰一伙人七年征战无人区无数坎坷中的一个小插曲。他们把天当铺盖、地当床,在铁塔边没有一件遮蔽躺上一晚;他们能在午夜上山,打着电筒,找回每一个迷路的同伴;他们能手拉着手,贴着只有一脚宽的路,跨越陡峭悬崖……

  “要把工作干好,也要守好身边这一帮兄弟。在大山里,我们就是一家人!”

  如今,42岁的姜杰依然奋战在一线,带着一代又一代的小兄弟,耐心传授着他在凉山工作24年累积的知识和经验,希望把家乡的输电线路交给一帮他放心得下的兄弟。

 

彝胞兄弟,血浓于水

 

  在“水电王国”凉山州,水电开发惠及百姓的故事不胜枚举。冕宁县的棉纱湾乡,全乡200多人,一年就从锦屏工地打工挣回了300多万元。

  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这背后还有电网建设者默默帮扶的感人故事。

  “亲戚,好久不见。”

  “亲戚,你们的物资、骡子都装配好了。”

  皮肤黝黑的彝族老乡麦吉里古带领着姜杰一行人,踏入了凉山烟火边境。这里是银厂乡空寂已久的哨房村,当地的村民搬出了深山,聚居在了山脚,这里成了空村。

  姜杰的妻子是一名扶贫干部,受妻子的影响,姜杰每次都会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鼓励老乡们走出大山,改变贫穷的现状。

  “如果不是姜哥,我现在还住在山上的破房子里!”

  2013年,姜杰参与线路验收时,在山腰一间残破的土房里遇到了正在烤火的麦吉里古,破败不堪的土房让姜杰不禁想到了自己小时候。

  “一定要走出大山!”姜杰向麦吉里古讲自己的成长经历,并将麦吉里古发展成了一名电力护线员,为这个家庭提供了一份额外收入。

  2016年,麦吉里古的大女儿准备辍学去打工。姜杰知道这个消息后,立马给麦吉里古打电话,“一定要让孩子继续读书,有什么困难跟我说!”

 

  在姜杰的劝说下,麦吉里古将大女儿送回了学校。如今,麦吉里古的大女儿成了一名幼师。

  麦吉里古随子女搬到西昌城区居住。而每次姜杰进入无人区巡视时,麦吉里古便会驱车5个小时,继续返回无人区担当向导。

  姜杰还经常为当地的居民牵线搭桥,做一些材料运输、马帮搬运的活。

  家住雅砻江边的朱木史,也是巡线队伍的老朋友。

  500千伏西锦一二三线建设之初,受道路影响,材料运输成了阻碍工程进度的最大难题。

  在姜杰的鼓励下,朱木史将渔船进行改造,走水路帮助运输材料。

  如今,朱木史家住上了新房子,购置了新车子,成为全村人的榜样。

  在新房子旁边,朱木史特意修建了两间平房,一间用作厨房,另一间便空出来留给姜杰一行人居住,为他们进入无人区前提供一个遮风挡雨的落脚点。

  如今在凉山州,老百姓们告别祖祖辈辈生活的大山,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他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步伐踏实而坚定。

  而这样一群电网员工,却带着使命回到大山,给山野带去了光,将大山里的温暖情谊传递到每一个人手中。

 

    信息来源:《亮报》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