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故事 关闭
9万人搬迁下山,富了!
发布时间: 2020-11-18

  浙南边陲,青山绿水环绕。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的泰顺县,常受台风、地震、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影响,当地政府与群众多年探索达成共识——让山民们搬迁下山谋发展。

  2003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到泰顺调研时,对泰顺人民下山脱贫作出指示,要求“下得来、稳得住、富得起”。在殷殷嘱托中,泰顺人民以“下得来、稳得住、富得起”为目标,以钉钉子精神开展脱贫攻坚,通过下山移民、分流安置等举措,实现了异地搬迁、安居乐业。

9万人搬迁下山,富了! 

  司前畲族镇左溪村是生态大搬迁的先发之地,近年来,这个飞云江上的小村庄,发展成远近闻名的富裕文明新农村。在村民眼里,蓝学许是他们的致富带头人和引路人。而在蓝学许眼中,供电人是山民安居致富的筑梦人和贴心人。

 

大山里走出的致富带头人

   

  左溪村地处珊溪水库源头飞云江上游,曾是一座偏远的穷山村。1975年,蓝学许在左溪村出生了。

  “那时候过得太苦,吃的是地瓜丝拌饭,喝的是老井水,点的是煤油、蜡烛。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下来存不上钱。”因家境贫穷,蓝学许18岁读完高中就辍了学,借了5000元钱外出闯荡。

9万人搬迁下山,富了!

  凭借畲族少年特有的勤劳朴实,蓝学许赚了第一桶金。1999年,泰顺县所有村庄通电。得知情况后,蓝学许回乡搞起了生猪养殖。没几年,他的养殖场就吸引了52名养猪大户入股,成立专业合作社。

  然而,正当养殖产业发展正旺时,蓝学许却亲自拆了辛苦筹建的养殖场。原来,左溪村位于温州珊溪水库的上游,为保障库区水质,他响应政府政策,率先将自己的养殖场拆除,和家人一起搬迁到了山下,另寻致富门路。

  2006年,蓝学许外出学习时发现嘉兴南湖大桥镇的葡萄种植项目效益非常好,他便将“美国红提”“醉金香”“美人指”等七个葡萄品种带回了家乡。

9万人搬迁下山,富了!

  “刚开始没成功,那些苗木病害很严重。我不甘心,就把泰顺的泥土用编织袋背起来,拿到省农科院去检测,又跑到我们嘉兴种植大户去讨教,这才找出了病根!”蓝学许研究葡萄的生长结果习性,重新修建结果位,将结果位提高到130厘米,并实行大棚种植,避雨栽培。

  “大棚在低洼处,葡萄成熟的季节雨水也多,我就买了几台电动的抽水机,但不敢敞开了用。”蓝学许回忆到,虽然村子里已经通上电了,但电压仍是不稳,一开抽水机,整个村子都会跳闸。为此,他经常打电话到当地供电所求助。

  成功试种后,红提终于在左溪村扎下了根,改写了泰顺农业历史上无法种植红提的现状。村民们纷纷引种,蓝学许做免费技术指导,上门帮忙搭棚,教授生产技术。此外,他还和村民一起在当地承包了200多亩农田发展设施葡萄栽培基地,发展观光休闲农业,把客人引到田间地头。

9万人搬迁下山,富了! 

  “现在我们的大棚都是电气化,控温控湿都自动操作,对用电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蓝学许说。为此,泰顺县供电公司投入资金370多万元,对左溪大棚基地的供电线路进行改造,新增变压器3台,新增改造变电容量1115千伏安,改造10千伏线路17公里、低压线路20公里。

  在蓝学许的带动下,司前镇已经形成了一个以左溪村为中心辐射到该镇台边、里光等乡村的800多亩的葡萄观光休闲园区,40多户畲族农户经过他手把手的指导,人均年收益达到了六七万元。

 

生态搬迁,搬出了浙南富美新乡村

   

  2007年,蓝学许高票当选为左溪村党支部书记。

  上任不久,有一个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老破房里住的是“原住民”;赤膊房里住的是山上迁居下来的“移民”;仍有不少人居住在三四公里以外的土木结构房里,刮风下雨容易漏水……蓝学许意识到,村民居住条件不改善,村子就没法经营好,更别提吸引更多山区村民搬进左溪村了。

  “后来我跑了很多部门,特地了解他们的规划。得知电网要改造了,我兴奋得好几天睡不着。”蓝学许回忆道。

9万人搬迁下山,富了! 

  为满足搬迁地的发展需要,2011年,泰顺县供电公司实施新农村电气化改造,共投资50万元,设4个台区,每个台区变电容量315千伏安。为匹配当地古民居的“颜值”,泰顺县供电公司将电缆入地,并新建落地式路灯,还把电表箱换成了刻有凤凰图腾木质的样式,整理到统一位置。2012年,35千伏司前变电站投入使用,左溪村用上了更高质量的电能。

  山民搬迁,不仅能领到移民安置补偿金,还能拿到贷款贴息,减免缴纳水电、通信等费用,大大减轻了大家的搬迁负担。

  山区村民大搬迁,搬到哪儿,由村民自己衡量、自己决定。要让更多村民落户左溪村,蓝学许认为,不仅要让村民搬得起,还得让他们住得稳!

  蓝学许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举债18万元,请专家对左溪村做出总投资约5000万元的整体发展规划,实施畲族风情特色街外立面改造,按照“土墙青瓦蓝腰带,加檐加顶加上盖”的思路,打造独特的畲族建筑风格和民居特色。同时,对17幢畲乡小院进行新建改造,鼓励村民搬迁下山。

9万人搬迁下山,富了!

  蓝学许的想法,得到了不少山区村民的响应,他们奔着蓝学许,来到了左溪村。从山上搬下来后,房屋漂亮,道路宽敞,孩子读书、老人看病、出门买菜都方便多了。幸福感高了,人自然就留得下来,也就吸引更多人搬入左溪村。如今,左溪村现有670户,村民2280人,成为温州最大的畲族村。

 

四方宾客进畲乡,村民在家就业免奔波

   

  搬下来的村民,住得安心,但今后如何更好地生存?

  如今,走进左溪村,青山绿水之间,一排排土墙青瓦蓝腰带的畲乡民居伫立在溪流两岸。如今的左溪村成了具有居住、休闲、购物、体验等功能的新农村、远近闻名的网红村,“月蓝舍”“曲岸溪边”“畲家小筑”等民宿成了不少游客的打卡地。

  “过去村民外出打工,现在村民回村创业。”蓝学许表示,下山后,村民在山上的土地上种起了水果,开展生态农业,在山下的新居里办起了农家乐或民宿,实现了在家门口赚钱的愿望。左溪村的知名度也渐渐打开了,来左溪村游玩的人多了起来。

9万人搬迁下山,富了! 

  村子发展越来越好了,本该高兴的蓝学许却因为网络上的一个差评而烦恼不已。

  原来,差评起源于一家民宿内用电线路故障。这家民宿因电器设备较多,用电负荷过高,导致室内电线接头发烫短路,跳闸停电。当天夜里,空调打不开,游客热得睡不着觉,第二天就将差评发到了网上。

9万人搬迁下山,富了! 

  看到差评后,蓝学许第一时间联系上了游客,并诚挚道歉。虽然得到了游客的谅解,但这个差评成了蓝学许的心病。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泰顺县供电公司司前供电所与蓝学许一同商量对策,为每位村民安排了一位专属“电力特派员”,帮助解决村民的用电难题。

  “我们现在一共有5家本地农家乐、20多个采摘观光园,还有10多家民宿。”蓝学许表示,自从结对后,村民们一个电话打过去,问题就能第一时间解决。

  悉心耕耘,赢来收获。如今,左溪村农家乐日常接待游客在150人左右,逢节假日超过500人。10年前,左溪村村民年人均收入不足4000元,如今已经提高到了2万元。今年6月,左溪村还入选了浙江首批“农文旅”融合开发培育民族村名单。

  蓝学许透露,左溪村正在筹建乡村旅游公司,公司将把村里的旅游资源,如农家乐、民宿、文化礼堂等打包成一个产品,统一管理销售,进一步提升左溪村的品牌竞争力。

  蓝学许与左溪村的故事,只是泰顺生态大搬迁众多奋斗者中的一个。从2003年至今,泰顺大搬迁行动已持续17年,已有9万山民搬迁下山,相当于泰顺县全县人口的四分之一。

  致富能人带头,基础设施到位,山区村民满意。如今,泰顺县仍有部分农户居住在地质灾害隐患区,生态搬迁行动仍将持续。泰顺县供电公司也将持续提供优质供电服务,帮助畲族百姓搬得下来、住得安心、富得起来。

  信息来源:《亮报》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