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故事 关闭
乌蒙山上“铁脚板儿” 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设纪实
发布时间: 2020-11-20

  云贵高原与四川盆地交界处的乌蒙山区,平均海拔3000米,山高谷深,地势险峻,气候恶劣。深山中,一条长达1711公里的输电线路正在架设,它以四川盐源县雅中换流站为起点,沿乌蒙山系走向,经四川凉山,过云南、贵州、湖南等地,止于江西抚州市。它就是为保障西部水电消纳、满足东部经济发展需求的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以下简称雅江直流工程)。

  11月30日,在四川凉山州火把节发祥地普格县,随着最后一根钢绞铝芯导线被牵引绳牵引滑动到N0446塔臂,雅江直流工程川2标段全线贯通。

  历经13个月的艰苦建设,长达43.746公里的输电线路被102基铁塔箍紧托举,穿云破雾般翻过高山,越过彝寨,稳固在延绵起伏的山脊上。这是继云南昭通市彝良县同一工程建设云2标段线路贯通后,胜利的凯歌又一次在乌蒙山区奏响。

  2019年9月,雅江直流工程川云段(线路长428.607公里,铁塔986基)开工建设。如今,雅中换流站设备安装顺利,四川、云南境内的2个线路标段实现贯通,一基基高大挺拔的输电铁塔陆续耸立在绵延的山脊中。

乌蒙山上“铁脚板儿”  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设纪实 

 

“铁骨”立群山,“银线”再相连

 

  渐次组立的铁塔排成队列,成为乌蒙山上的钢铁巨人,扛起了千吨重的导线,扛起了四川清洁能源外送的重任。

  扛起这重担的,还有一群深山中执着坚定的建设者们——来自川、陕、吉、滇、粤、皖的近万名电力铁军。他们栉风沐雨地奋战在乌蒙山区,在地貌险恶的崇山峻岭中施工架线,在道路蜿蜒的公路上运输设备,肩负着各自施工标段的建设任务。

乌蒙山上“铁脚板儿”  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设纪实 

  这是一群操着不同方言的工程建设者,他们有的租住当地彝族老乡房屋,有的驻扎在沿线工地的临时工棚。或许异地生活久了,这些人逐渐习惯了当地民风饮食,不仅学会了“子母给呢(吉祥)”“卡莎莎(谢谢)”“哇及哇(好)”“谷呢(请坐)”“恩让博(慢慢走)”等彝族问候语,还吃惯了彝族特有的美食坨坨肉、烤土豆、荞麦粑粑以及酸菜汤。

  彝家坨坨肉制作方法简单,切块,入锅,煮熟,肉质嫩,食不腻,又因携带方便,很受建设者们的欢迎。工地上,常常见到工人们手指当筷,夹上一坨肉,沾上有盐巴的辣椒渣,就着荞麦粑,说说笑笑地大口吃下。

  “要是再喝上几口热乎乎的酸菜汤,肯定更爽。”

  “做梦娶老婆,你娃想得美!”

  ……

  几句玩笑话,紧跟着就是一片笑声。

  歇工了,落日余晖映照的山谷间,不时传出几句秦腔、川曲、黄梅小调。不多时,群星闪耀天空,山风吹响草木,临时工棚里,有人呢喃耳语,有人安静休息。再不多时,大大小小的呼噜声就响起来了。

  进入梦乡的人们还不知道,临时工棚已有猴群和野猪来“光顾”。次日,一觉醒来,伙房内的食物已不见了踪影。尽管食物被窃,但工人们不忍驱赶,时间久了,这些“入侵者”竟成了“熟脸儿”,常来骚扰。

  当然,也有不能忍的。位于凉山州金阳县的山江乡、放马坪乡,海拔1600米,相比3000多米的高海拔地区,这里建设难度并不算高。但这里有个更让人抓狂的东西——蚂蟥。但凡在这儿施工作业的人,谈起这小东西,没人不想埋怨几句——被它叮咬后,实在太痒太疼了。为防住这个能蹦能跳、浑身滑溜的小肉虫,工人们扎紧裤脚,系严脖领,涂抹驱虫药剂,并在施工地段抛洒盐水施工作业。

乌蒙山上“铁脚板儿”  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设纪实 

  驻扎在深山,再爱干净的男儿也成了糙汉子。高峰作业期里,不能下山修整,工人们头发长了,工装脏了,身体有异味了,脸被紫外线晒得更黑了。

 

穿云破雾,无限风光在险途

   

  11月21日,第12台低端换流变压器抵达雅中换流站,标志着该站2020年低端换流变运输任务圆满完成。

  雅中换流站位于四川凉山州盐源县,共安装换流变28台,单台最重达340吨,采取“水运+铁路+公路”的联合方式运输。换流变压器出厂后,经京杭运河、长江水路和成昆铁路,到西昌火车站,再经过139公里二程运输,抵达雅中换流站。其中,二程运输需跨桥梁31座、隧道2处,翻磨盘山、小高山2座大山,经弯道213处、U型回头弯19处。

  139公里的路程,一般汽车只需走2个多小时,但对长近百米、总重约500吨的运输车组来说,顺利走完这139公里是个巨大的挑战。

乌蒙山上“铁脚板儿”  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设纪实

  国网四川电力攻克海拔高、山路陡等难题,努力降低安全风险,截至6月底,完成加宽外弯11处、新建34处停会车场地、加固改造和新建桥梁31座、空障治理256处。

  特别是,为满足“巨龟”运输要求,NO.1_澳门新葡5130最新网站投资建设大金河桥。大金河桥可承重近600吨,是国内承重最重的特大型拱桥,不但满足了大件运输需求,还对凉山州矿产资源运输、旅游业发展和脱贫攻坚起到积极作用。

  四川盐源县小高山海拔3050米,全程连续S型弯道,6处U型弯,最大纵向坡度9.6%,最大横向坡度7.9%,转弯半径小,稍不在意,车轮就会掉进沟里。8月20日,雅中换流站首台换流变成功翻越小高山,大件运输项目部副经理黎琦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从4月5日起,他就一直驻守在现场,整整瘦了20斤。

  今年58岁的大件运输车辆指挥关雪波有30年大件运输经验。“我干了30年大件运输,从没遇到过这么难的。”关雪波说,他几乎每天都在和时间较量——不仅要与道路施工和其他大宗货物运输打时间差,还要与天气打时间差。“每天都像打仗一样,必须争分夺秒,否则机会就一闪而过了。”关雪波说。

  在其他工程中,换流变压器运载车辆常常朝发夕至,而雅江直流工程换流变压器运输至少需要5天时间,从运距、路况、安全风险等方面来说,难度至少是其他换流站的20倍。

  如今,12台低端换流变压器已全部抵达雅中换流站,设备安装正在有序进行。成功的运输经验,将为后续其他设备运输提供保证,雅中换流站大件运输任务将在明年4月全部完成。

 

“铁脚板儿”徒步进深山,乌蒙磅礴走泥丸

 

  雅江直流川云段指挥部由43名专业技术人员组成,从工程起点雅中换流站,到400公里外的云南昭通地界,他们的足迹和身影留在了各个施工现场。

 乌蒙山上“铁脚板儿”  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设纪实

  在云南昭通地区彝良县树林乡、镇雄县伍德镇,一年四季,很少见到有透彻的阳光,相隔七八米便不见人影,从基坑开挖到铁塔组立,施工作业大多在阴雨蒙蒙、大雾弥漫的环境下进行。

  指挥部成员肩负安全督导重任,每日奔波于各个施工现场。为他们安排的临时宿舍,大多时间空荡无人。

  辗转各工地间少则3个多小时,多则一整天,甚至夜里才能到。车子走的是崎岖弯窄的“倒拐子”路,坐在车里人不由自主地成了“不倒翁”,每到一地,尽管感到头重脚轻、浑身漂浮,但也顾不上休息,立马又徒步上山,奔向施工作业场。

  这群人中,不少人曾参加过青藏联网、川藏联网、藏中联网等工程建设,练就了一双铁脚板儿,成为翻峻岭、走高山的“神行太保”。

  11月20日,正值彝族年,当地百姓放长假。寒风乍起,远处的老鹰岩峰顶上,6基输电铁塔沿鹰岩挺立,尾基稳稳地站立在鹰翅膀旁。在凉山普格县花山乡地域施工现场,休息时间,几位工友分散地席地而坐,打开手机,与远方的亲人视频聊天。

  “吃的啥呀?”

  “回锅肉嘎嘎。”

  “你那边天气常变化,衣服要保暖呦。”

  “晓得喽。”

  ……

乌蒙山上“铁脚板儿”  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设纪实

  亲人见面,虽隔着手机,但犹如面对面,来自远方的叮嘱让人倍感温暖。点开这些人的朋友圈,惊讶地发现,他们从不上传自己工作时的影像,传的大多是云雾缭绕、色彩绚丽的彝家山寨美景——施工环境恶劣,他们怕家人担心。

  一位工友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的话:“山再陡,都被我们翻越;路再险,都在我们脚下;塔再高,我们都是顶点;线再长,我们都是起点……”

  进入12月后,雅江直流工程将迎来架线过江的建设高潮。百米高空上,飞行器将牵引着长长的绳索,跨过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德昌县与盐源县交界的雅砻江,将陡峭山脊上隔江相望的两基铁塔连接在一起。两山兄弟“牵手”意味着四川凉山普格县境内的输电线路将被贯通。

  明年年中,一条联通西南、华中的特高压直流工程将贯通,雅砻江中游4座水电站将直接送至江西电网,助推四川凉山等国家深度贫困地区追赶跨越、加快发展。

 

    信息来源:《亮报》

Baidu
sogou